爱游戏app官网入口

蔚来:死了两个人市值却涨了 220 亿

2022-06-25 05:26:04

  蔚来:死了两个人市值却涨了 220 亿6 月 22 日 17 时,一辆蔚来测试车从上海某建筑的三楼坠下,两名试车员不幸去世。为此,蔚来公司先后多次发布声明,但因措辞问题被网友指责。非常诡异的是,当负面舆论包围蔚来的时候,蔚来公司的股价却不降反升,两日来市值累计上涨了 220 亿港元。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src=关于蔚来公司的未来走向,推荐大家看看这篇文章。欢迎在留言区发表看法。

  6 月 22 日下午,上海创新港蔚来汽车总部,一辆蔚来汽车从 3 楼冲出坠落。

  6 月 23 日,蔚来官微发布消息称:6 月 22 日 17 时 20 分左右,一辆蔚来测试车辆从上海创新港停车楼三层坠落,造成两名数字座舱测试人员罹难 这是一起意外事故,与车辆本身没有关系。

  src=就在蔚来对该事件作出说明后,因其声明 与车辆本身没有关系 引起了争议。有网友认为,调查结果这么快公布值得怀疑,更有网友指责官方第一时间撇清车辆关系的回应 太冷血 。

  对此,蔚来官微删除了这条声明,并于 21 时 02 分重新发布声明称,6 月 22 日 17 时 20 分左右 我们对这次意外非常痛心,对罹难的同事和合作伙伴员工表示深切哀悼。公司已经成立专门的小组,帮助家属处理善后事宜。

  src=作为造车新势力曾经的大哥,蔚来身上的光环正在消退,车主们对于蔚来宗教般的信仰,如今已经出现了些许裂缝。

  小米总裁雷军是蔚来的创始投资人之一。在 2018 年蔚来日(NIO Day)的发布上,雷军说,他第一次听到李斌要造电动车时,第一反应是骗子。

  尽管蔚来的起步并不容易,但却因为 拓荒 早,在国产新能源汽车品牌中少有敌手,很容易获得当时资本及用户的认可。

  正式成立 3 年后,在蔚来的 NIO Day 2017 上,蔚来正式发布了旗下首款量产车蔚来 ES8,创始版售价 54.8 万元。如此高的定价,即使放到乘用车领域,都很少有国产汽车品牌能够做到。

  发布会当天,蔚来宣布首批量产的 1 万台 ES8 被预定一空。很多蔚来早期的车主选择非常有限,想要买电动车,除了特斯拉的 Model X,也只有蔚来新发布的 ES8。

  应该说,智能电动汽车拓荒时期,蔚来走高端路线是正确的选择。相较不差钱的高端用户,普通大众很少愿意为还在起步阶段的智能电动汽车买单。

  2018 年登陆美股,2019 年遇到财务危机,高管出走,但在生死之际,拉来了合肥政府的投资,市值一度超越宝马成为全球第五大车企。

  不少车主甘愿充当蔚来的销售,不计报酬,到蔚来线下的 NIO House(蔚来中心)中帮忙卖车;还有自己花钱为蔚来打广告的车主。

  或许是与蔚来共同经历过生死,蔚来的车主与蔚来的联系变得更加紧密。马基雅维利曾经所说:你对一个人付出的越多,对他就会越忠诚 。

  很难去量化这些车主的行为在多大程度上帮到了蔚来,但新订单确实给蔚来带来了足够的现金流。

  2019 年 9 月,蔚来的股价创了新低,但订单量开始回升;同年 10 月,蔚来汽车的月销量创 2019 年新高,回到月销第一的宝座。

  2020 年 6 月 6 日,何小鹏在微博上分享了一张合影:李斌稳坐 C 位,他右手搭着何小鹏,而左手边的李想显得十分谦逊。

  当月,理想、小鹏的销量分别是 1891 辆、1102 辆,而蔚来卖出了 3720 辆,比前两个加起来还多。

  截止 2021 年 6 月,蔚来在造车新势力中销量霸榜的时间长达 21 个月。

  2021 年 7 月,蔚来首次失去冠军宝座,随后又被哪吒汽车超越,此后就很难再在前三席位中看到蔚来身影。

  到今年 5 月,蔚来已经连续 7 个月在 蔚小理 中垫底。数据显示,今年 1-5 月,蔚来总共交付新车 37866 辆,同比只提高 11.8%,而理想、小鹏同比都超过 100%。

  src=这样的表现,让蔚来的铁粉十分不满,车主群里也不再是铁板一块,有直接开喷的,也有怒其不争的。

  蔚来的销量下滑,客观上有缺芯缺电的原因。但问题是,同样是缺芯缺电,同样受到疫情影响,为什么小鹏、理想受到的影响却要小于蔚来?

  或许还有新能源汽车日渐成熟后,用户不再执着于蔚来所定位的高端电动车,反而更加追求性价比的缘故。

  蔚来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将在今年推出全新的子品牌 Gemini,售价在 15-30 万元之间。

  不过,这次蔚来可不再是早起的鸟儿,中低端品牌的竞争已经十分激烈,而目蔚来的子品牌刚刚才完成团队搭建,到车量产下线预计还需数年时间,届时能否帮助蔚来再创辉煌也尚未可知。

  但不论怎么样,蔚来与车主 起死回生 的江湖故事已经远去,蔚来需要用实实在在的销量来证明自己宝刀未老。

  同样走高端路线的蔚来,并没有像苹果一样推出过跨时代的产品,但却推出了 海底捞 式的服务。

  蔚来车主邵远就曾直言 :我们买的不是车,买的是 VIP 服务,车是顺便送的。

  与此同时,蔚来一开始就将自己的对手定义为传统豪华品牌 BBA,别说理想、小鹏,特斯拉都没放在眼里。

  尽管被多次质疑碰瓷,但在早期,蔚来确实凭借这种营销方式以及 海底捞 式的服务收获了不少关注和用户。

  只不过,服务牌、营销牌打得再响,蔚来如果始终缺乏亮眼的产品,车主的热情真的能持续下去吗?

  海底捞在 2021 年关闭了 276 家餐厅,年度亏损达 41 亿元(以净利润计),一下子亏掉了前 5 年利润总和的 80%。

  更何况如今的新能源汽车的市场环境早与往年大不相同,哪吒、零跑等后起之秀如春笋般崛起,比亚迪等传统车企也在加速向新能源转型,华为、苹果、小米、百度等都在以不同的方式跨界入局。

  疫情让蔚来的生产停滞,但却给了后来者追赶超越的机会,蔚来振臂一呼舍我其谁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在国产新能源车匮乏的年代,用户为蔚来的服务买单,为蔚来的国货情怀买单,但在如今竞争激烈的当下,蔚来需要更多在产品技术上证明自己。

  从产品研发上来说,蔚来在研发上的投入并不小,但在当下智能电动汽车市场中,提及最多的自动驾驶技术,小鹏被认为是在各方面最接近特斯拉的产品。

  从蔚来此次推出的新车 ES7 来看,其辅助驾驶硬件配置可以说是武装到了牙齿,45 万的售价似乎也并不过分。

  但是消费者在为这堆 高大上 的硬件买完单后,到底能够在什么时候使用高阶辅助驾驶功能,却要打一个问号。

  而且定位高端,最低品牌售价都不低于 30 万元的蔚来汽车,在品质上也没有做到足够好,近来也频频出现故障。

  2021 年,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蔚来接连发起了两起导致车主身亡的交通事故。而今年 3 月份才开始交付的蔚来 ET7,也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发生了两起汽车断电 趴窝 事件。

  没有任何前兆,突然整车断电,刹车失灵,只能依靠惯性缓慢停下,全部电气设备失灵,双闪没法打开,更别提在后备箱的三角架。

  尽管蔚来汽车产品质量高级总监在社区对该情况进行了回复,表示这是小概率事件,车机端可识别,售后可修复。

  但用户对这套说辞并不买账,并质疑蔚来对此事的响应速度,以及对小概率事件是否有什么误解。这与 2021 年蔚来发生致命的交通事故后,车主们自动维护蔚来的氛围截然相反。

  2015 年,在蔚来成立一年后,李斌和秦力洪曾在北京一家酒店里聊到深夜,最终确定蔚来的核心价值在于服务体系。

  2017 年 11 月,蔚来首家线下门店 蔚来中心 (NIO House)启动试营业。对于蔚来来说,NIO House 既是直销平台,也是与用户接触交流的地方。

  NIO House 装扮成类似于星巴克的第三空间,车主可以在其中参加各类文化活动、喝咖啡、看电影、健身

  在李斌看来, 如果你购买了一辆汽车,你不仅仅是在买一辆车,而是在买一张通往新生活方式的门票。

  初期的 NIO House 几乎都位于城市最贵的商圈——北京东方广场、上海黄浦江边上、广州珠江新城等。截至 2021 年底,蔚来在全国 144 座城市共布局了 38 家 NIO House、321 家 NIO Space。

  此外,蔚来还会为用户成立多对一的用户专属服务微信群,由各个领域的各级工作人员共同服务一位用户,并由专门的部门后台管理,确保用户发出消息 2 分钟内必定收到反馈。

  而李斌本人,也经常空降蔚来 APP 社群,花上一两个小时的时间,给蔚来车主发红包,同时公司高管也经常活跃在 APP 上,随时解答用户提出的问题。

  但现在的问题是,随着用户规模的逐步扩大,李斌和他的蔚来是否有精力、有资金服务好每一位蔚来用户?

  2020 年初,李斌曾透露,不算人力成本、移动服务车的投入,单 服务无忧 这一个项目,蔚来每年在每位车主身上便要亏损 4000 多元。

  到了 2021 年底,蔚来车主已经近 17 万,若按照 4000 元计算,仅这一项服务,蔚来预计便会亏损近 7 亿元。

  某种程度上,这意味着蔚来车卖越多就亏得越多,而且当服务无法跟上庞大的用户时,车主们最直接的感受就是服务也开始掉队了。

  尽管从短期来看,蔚来并不缺钱。截至 2022 年 2 月 28 日,蔚来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及短期投资合计 526.5 亿元。

  比如推进对大众市场新品牌的产品研发及投产,自研自产的电池体系,加大在智能座舱及智能自动驾驶领域的研发投入,布局手机业务、芯片业务 ...... 无一例外,都要砸钱。

  掉队后再追上来,无论是在体育竞技上,还是在企业商战中,都绝非易事。特别是对于尝过当大哥美味的李斌来说,无疑是心态和意志上的双重考验。

  李斌说再等等,等到 2023 年目前在产的车型全会切换到 NT2.0,等到 2024 年蔚来迎来 3.0 时代。

  问题是,逐渐失去信仰的蔚来车主还愿意等那么久吗?日新月异的市场又是否还会给蔚来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