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app官网入口

爱游戏app官网入口:易方达基金王成:在大类资产配置上不要犯大的方向性的错误

2022-07-04 16:22:46

  爱游戏app官网入口:易方达基金王成:在大类资产配置上不要犯大的方向性的错误正如约翰·博格所说,无论市场上涨或下跌,选择一个包括股票和债券的理性平衡组合,并坚定地持有它,不仅可以累积收益并且可以抵抗逆境。

  相对的分散,其实是对自身认知的一种敬畏,对市场的一种敬畏,也是保护组合更平稳运行的一种手段。保持均衡配置,有利于抵抗逆境,坚定地持有下去。

  今天,来介绍一位注重攻守的多资产多策略基金经理易方达基金王成。他现任易方达基金多资产养老金投资部副总经理,具有12年投研经验,8年投资经验,王成长期从事年金、养老金管理,具备多年绝对收益账户的管理经验,善于控制组合的下行风险。投资风格稳健,经历多轮市场周期,投资经验丰富。

  近期他与投资者做了一场《攻守有道,择机而动》的公开交流。以下是精彩观点。

  我是2008年毕业,刚好是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之前几届学生去权益市场工作的比较多,但2008年之后整个资本市场不太好了,找权益相关的工作就比较难了。我毕业的时候,正好安信证券固定收益团队在招人,我就阴差阳错的进入了固收领域,刚开始做固定收益的研究和投资工作。

  2012年加入易方达基金,进来之后一直是做年金和养老金的投资管理工作,同时在2019年开始逐渐接管公募的一些账户,2020年开始做一些持有期基金的管理工作。

  我管理的这些账户总结来看,这么多年一直都是相对偏绝对收益的组合,年金、养老金肯定是绝对收益的,每年都有一个投资收益的要求。包括二级债基、持有期基金,其实都是偏绝对收益,希望控制回撤给持有人一个比较好的投资体验,而不仅仅是说收益做得高就行。

  所以,我觉得长期这种绝对收益管理组合这种理念或者经验,使得我在这么多年的投资过程当中,在经历了很多市场的波动和牛熊过程中,对回撤的控制相对做得要好一些。

  1、管理年金、养老金和公募基金,由于资金来源属性不同,投资方法上有什么异同点?

  (1)资金性质是不同,年金和养老金是员工养老钱,它要求长期能够战胜通胀,享受资本市场的收益,实现保值增值。

  通常来说,公募资金的久期要偏短一些,其实我管理的公募资金周期相对要偏长,但是跟年金比资金久期还是要短一点。

  (2)考核办法不太一样。像我管理的年金,基本上考核权重比较大的是3年的业绩和5年的业绩,一般来说是三年的业绩权重是比较大的,然后还有一些当年的业绩,但是像公募基金,很多时候它只考核当年的业绩,一个相对排名。

  (3)第三个区别就是相对收益和绝对收益的区别,年金是绝对收益的,就是说不需要跟市场比,或者说不需要跟其他家比,只要达到一个相对来说投资人还比较满意的一个收益。当然,长期来看收益不要太差,长期要实现保值增值,能够分享资本市场的上涨。

  但是公募基金很多时候是要求当年一定要取得好的业绩,比如说没有一个特别好的排名,甚至阶段性的没有相对比较好的排名,可能客户受不了,资金就走了。

  但是我在管理公募基金过程当中,我比较看重能不能持续的创新高,这是我们内部比较强调的一点,持续创新高,能够确保所有持有基金的客户都赚到钱了,我们还是相当于用偏绝对收益的思路来做年金。

  资产可以通过胜率和赔率两个角度给划分到4个象限当中,简单的说,胜率就是资产后面会不会涨,涨的概率大不大,后面的趋势怎么样。

  赔率基本上说就是它的估值,性价比,资产到底是不是便宜。我能不能控制住下行风险,上涨大概能涨多少,下跌之后能跌多少,是这样一个维度。

  对于一类资产,如果它的赔率很好,胜率也很好。比如像2018年底2019年初的转债市场,2018年初的债券市场,2019年初的股票市场,赔率和胜率都很好,我肯定要超配的。

  如果资产赔率和胜率都没吸引力,不管是绝对收益账户还是相对收益账户,我都是低配的,甚至我是不配的。

  (1)绝对收益的账户,我更看重赔率一点,比如说某类资产赔率很好,但是胜率短期并不是特别好,因为是长期资金,要做绝对收益,我对弹性要求没有那么高,这时候我是比较愿意去介入的,相对来说操作会相对偏左侧一点。

  (2)相对收益的账户,我对胜率相对更看重一些,因为有相对收益考核压力,可能某类资产估值已经比较贵了,比如说去年的三、四季度的转债市场,估值持续的创新高,但是作为一个相对收益账户,我还是要参与的。只是说参与过程中,我时刻要记得这是一个泡沫的市场,就是说如果到了右侧,或者说市场有一些变化的时候,我会果断的把仓位砍下来,砍的时候要坚决,但是不能说我不参与,因为我们看到很多的组合都是说没有参与,因为四季度实际上它是有一波比较大的涨幅,没参与相对来说就跑输了,那可能客户就走了。

  我管理持有期基金,更偏重绝对收益一些,对于这种偏绝对收益的资金,在投资过程当中对于赔率看的更多一些,对于胜率也不是说不看重,只是说是锦上添花的,相对淡化一点。

  对于这种产品,我们首先是不参与相对收益的排名的,也不跟其他账户去比。公司考核我们的时候就是不跟其他账户去比,我们是要坚持产品的风险收益的特征,然后按照风险收益特征来做,控制好回撤,希望产品净值能够走得好看一点,夏普比率会高一些。

  绝对收益产品注重风险控制和回撤控制,在不同市场环境中,你是怎么来践行风控的?

  在绝对收益资金的投资过程中,回撤控制是挺重要的。一方面,因为绝对收益弹性没有那么大,不像相对收益组合,收益好的时候可能年化收益有百分之五六十,甚至翻番的都有。

  我管理的绝对收益产品,可能好的时候也就是两位数,年化十几的收益,不好的时候,我可能还要稍微负一点或者稍微正的水平,这样的话,投资者相当于牺牲了长期的一个潜在的投资收益,那么他换取的是什么呢?换取的就是回撤控制的比较好,持有体验比较好。

  当然,回撤控制就很重要了,因为如果投资者的回撤很大,投资者实际上对你没有信心了,在底部的位置,可能就赎回了,走了之后他就没有赚钱,那我们给投资者目标就没有达成。

  (1)第一点,资产配置是很重要的,就是大类资产配置不要犯大的方向性的错误。比如说,该配股票的时候,配了比较多债券,没配股票或者少配了股票,该配债券的时候,比如2018年,全年看下来应该债优于股,低配了债券,多配了股票,那收益肯定就不太好了。

  像有一些年份,比如像2015年,上半年股票就比债券好,2019年的上半年其实也是股票比债券要好,那这时候,你的资产配置上不要犯大的错误。

  在资产配置过程当中,我们是有一个专门的资产配置团队,他们跟踪研究资产配置已经有七八年的时间了,实际上我们从过去历史来看胜率还是比较高的,也没有犯特别大的方向性错误,所以我还是比较相信我们团队的,这就是我们这个团队的一个优势。

  (2)第二点,就是要止盈止损,投资要有纪律。在实际操作过程当中也要重视趋势的力量,因为毕竟我们要控制回撤,怎么控制回撤呢?很明显止损很重要。有时候止损的时候,有个说法叫止损式逃顶,就是说你止损的时候,当时看是止损,可能事后来看它只是一个下跌刚开始的过程当中,这就体现了投资纪律的一个重要性,就是说回撤超过了一定幅度或者超过账户的承受能力之后,也不是说把全部波动项全部都砍掉,这是很极端的,但至少我要把仓位适当的降一降,降到账户能够承受的一个范围内。

  同样,比如说我操作比较顺利,然后整个市场趋势也比较好,组合安全垫也比较足,那我适当把权益的仓位要提高一点。但是自己肯定要知道账户的权益仓位在什么水位或者说它的温度在什么地方。参与了一个胜率的市场,如果权益的水位是比较高的,或者说已经有了泡沫化的一个迹象,那这样的话,砍的时候也要坚决。

  (3)第三点,组合流动性也很重要,不让资产配置成为一句空话。对于波动比较大的资产,比如像股票,转债这种资产,我们一般都配流动性比较好的这种品种。因为这样,我发现做错了之后可以很快的止损,或者说我需要调整资产配置的时候,能够及时调整,而不是说最后没法调整资产配置,变成了被动调整。

  比如说,想减股票仓位减不掉,拿了一堆小票,市场流动性不支持,或者说像2015年、2016年那种每天不停的跌停这种情况,那资产配置相当于就成了一句空线)第四点,要防范黑天鹅风险

  ,具体就是股票连续跌停或者说暴雷风险以及债券违约的风险。因为这种黑天鹅的风险我们事先是不知道的,我们也不知道哪一次会出事。一旦它出现了,那这个组合的净值实际上就失控了。比如说一个债券,可能一下子本息都没了,可能对组合影响就是一两个点、两三个点,本来你的组合可能还赚一点钱,一下子你就付费了很多,那这样的话,你就没法控制回撤了。所以,我在投资的过程当中,股票基本上还是持有流动性比较好的大盘蓝筹股为主,实际上这一块我还是比较坚持的。第二点,就是投资债券的时候,基本上还是以流动性比较好的利率债以及AAA国企的信用债为主进行投资,这样的话,我在源头上就把这两个黑天鹅的风险控制住。

  在易方达的10年,也经历了很多的市场极端情况,比如说2013年的钱荒、2015年的股灾,2016年的熔断,其实2016年、2017年债券市场也不好,2020年的疫情这些都经历过,各种情况其实都发生过。

  针对这些特殊的情况,我自己的总结就是应对大于预测。就是说,做投资最重要的就是应对能力,实际上我不知道这个事情会发生,但这个事情一旦发生了,我能想到它对我的组合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影响,我怎么去控制这个影响,能够控制在我承受的范围内。

  就以今年整个资本市场下跌为例,其实我管理的很多持有期基金,其实最近波动下降的特别多,组合的净值波动不像原来这么大了,实际上就是我提前做了一些减仓的操作。实际上通过减仓,当时我也觉得组合经过回撤了,有些股票也调整了,是不是减仓会减错或者错过反弹,但实际上事后来看,正是这样一种纪律确保了我们的生存,使得组合的回撤还在一个可以承受的范围内,这是最近的一个例子。

  包括2021年的转债市场,其实也经历过10连跌的这样一个情况,整个市场已经杀跌比较多,当时碰到这种大跌的情况,我们怎么办?

  我自己总结就是要把仓位集中起来,把仓位降到能够承受的范围内,同时要把仓位集中到自己特别有信心的那些品种上

  ,什么是有信心呢?其实很简单,就是它越跌你敢不敢越加,你敢越加,你知道它的价值在哪里,那这时候就是你有信心的品种,你知道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底部。当然我不是一下子把仓位全满仓,我肯定是逐渐的加。通过这样一种应对,能够使得我的组合回撤的时候相对回撤小一些,然后反弹的时候还能保证一定反弹的力度,而不是说把筹码全都交了,那后面反弹肯定也没有戏。

  过去历史上我也经历过,就是一开始不愿意减,或者说不愿意降仓,然后到了极端情况出现的时候,把仓位全部都减了,那么它反弹的时候,也还没有享受到它反弹的一个好处。

  所以我自己在总结这些经验教训的时候,就是一般情况下还是不做极端的配置,而做你自己能够放心的一个配置。

  要求一个基金经理对每种资产都很了解,做的都很好。我们内部在运作的过程当中,

  觉得某一个基金经理想做到这一点实际上是很难的,尤其是我们强调收益来源的均衡性和多元化,我们不希望把一个组合收益来源放到单一资产、单一策略上去,因为我们知道不管是某个资产还是某个策略,在不同的市场环境下都有它的局限性,很难说全天候的来获取一个收益。而绝对收益的账户,我不能说全天候,至少是希望跌的时候不要跌很多,涨的时候还能跟得上,能够形成一个收益风险特征不错的产品。

  所以我们内部做了一个尝试,内部划分了6个策略组,资产配置、股票、债券、收益增强、基金和投资支持6个策略组,每一个策略组都有比较资深的投研人员带队,像我们的资产配置团队,由一个博士来带队,研究资产配置的时间有七八年的时间,从业年限就更长了。股票策略组也有比较资深的人员带领。那么他们带领这些团队之后,就负责这类资产的不同策略的刻画,在当下时点给出不同策略的推荐,这样的话,相当于一个行业的专家,他们一般是每两周开一个双周会,来给出他们当下对于资产配置,或者说对于股票不同的风格,或者说债券不同策略的一个投资建议。

  那么,基金经理结合账户的风险收益特征,有选择的来使用这些策略,有些策略适合账户来使用,有些策略不适合账户来使用。

  不同的账户用不同的策略去应对,同时基金经理也有它的主观能动性,如果他不认可这个策略,也可以选择其他的策略来做,这都是可以的。

  策略组提交策略报告之后,部门还要经过讨论,讨论完之后形成部门的一个策略,供基金经理来使用,根据不同的账户有选择的使用到他的组合上去,实际上就解决了单一基金经理能力圈的一个问题,因为这么多资产、这么多策略,想让某个基金经理所有的资产都很了解,都很懂,实际上是很难的。

  那么,我们这样一个模式运作了三、四年的时间,实际上整体来看效果还是很好的,就是说基本上我们没有错过市场大的投资机会,因为每个市场都有专家来帮助我们推荐策略,来帮助我们来应用,包括这次实际上我们能够减仓,能够及时把资产配置转换过来,其实也是各个团队配合的一个结果。

  易方达的多资产,或者说在混合资产的投资,最早应该是从2006年,就是说开始管第一支的企业年金开始,因为我们知道企业年金实际上它是有股票和债券的,实际上是国内一个最早的比较大类的混合型的资产。

  2008年的时候,我们又开始管一些二级债基,2010年、2012年,我们开始管一些混合偏债或者混合式的专户,包括社保资金。到了2018年的时候,我们又成立了混合投资板块,现在叫多资产板块,我们开始管理像职业年金这一类资产。2020年的时候,我们又开始去发持有期的基金,应该说我们管这种类别的资产,做这种尝试和探索,应该已经有了超过15年的时间了。

  我们团队的带头人张清华,实际上从2010年开始就在我们公司管这类资产,也已经有了十二三年的投资管理的经验。

  经过这么多年的磨合下来,尤其是这么多年我们经验的积累之后,我觉得我们这个团队现在逐渐成型,得益于投资者信任,我们整个资产管理规模已经超过9000亿的规模,整体的规模还是很大的,我们自己也感觉每天诚惶诚恐,还是希望尽职尽责把这些资产管理好。

  ,股债分仓是很容易想到的一个模式,因为既然就是股票和债券这两类最主要的资产,就分两个投资经理来管,但是我们在管理过程当中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说这两个投资经理谁是主基金经理,谁来对这个账户的业绩负责,谁来控制这个账户的风险,谁来做资产配置,实际上很多时候都是职责不清的。另外就是两个投资经理分仓的时候,很容易形成一种合成的错误,就是说我可能都看好我投资的资产,谁也不愿意减仓,比如说股票投资经理,我可能永远都觉得股票有机会,永远都想做。债券基金经理可能也觉得债券有机会,因为如果他觉得没有机会,什么都不做,那他可能从工作量上、考核上就有一定的难度。

  还有一种是问题,比如说股票投资方面配了房地产的股票,那债券可能也配了房地产债券,就相当于在同一个行业的同一个发行人当中暴露太多了,一旦碰到极端事件,对组合的冲击是比较大的。

  ,或者说一个投资经理来管,依据投资经理他自己的能力圈,或者说他擅长的领域,比如说可能主策略就是权益策略,或者主策略就是固定收益策略,后来运作过程当中也发现有一些问题,就是如果主策略是权益策略,可能波动就会非常的大,然后你的收益来源就完全依靠于权益,权益市场不好的时候,很难在债券市场获取一个超额的收益。那么,在债券为主策略的这个账户,面临的是它可能进攻性不是很足,可能波动控制的很好,夏普比率很高,但长期的年化收益率比较低。

  (3)现在,我们进化到了3.0模式,就是投资基金经理加策略组的这样一个模式。

  有一个主基金经理,负责做什么呢?首先决定账户的策略,因为他对这个账户是最了解的,风险收益特征是最了解的。

  其次,选择策略,他可能还有自己擅长的领域,在他自己擅长领域可以做出自己的超额的阿尔法,他要控制组合的相应风险和对组合的整体业绩负责,那么我们通过这种基金经理加策略组的模式,实际上就解决了基金经理能力圈的一个问题,就是基金经理有他擅长的领域,同时策略组帮助他来盯一些他不擅长的领域,然后在他擅长的领域他自己做操作,在不擅长的领域,他可以用策略组的一个建议,或者说他通过跟策略组沟通之后,形成他自己的一个建议,相当于一个专家团队的模式。

  其实市场讨论的固收+比较多,每当市场下跌的时候,大家就会说固收+做成了固收-,我记得去年有一段时间也是这么说的,尤其去年三四月份下跌的比较多,最近大家又讨论这个问题,说固收+做成了固收-,我觉得这属于市场对它这个名字叫法不对的原因,因为叫它固收+,大家觉得首先是固定收益,同时还有一个收益增厚,一定是加的。

  很难保证什么市场情况下一定是加的,因为想获得更高的收益,一般来说要承担一个相对额外的风险,我们一般把这类账户称为多资产、多策略的账户。

  之所以说是多资产是因为它的投资范围,以我管理的持有期基金为例,实际上它的投资范围是比较广的,既包括了股票,也包括了债券,还可以做新股申购,做转债,做港股。在股票当中,还可以做参与定增、大宗等多种资产、多样投资方式,是一个多资产的方式。

  ,它的底层逻辑就是股债两类资产在大类资产配置上有对冲的效果,但最近它的对冲效果没有那么显著,很多时候呈现一个正相关的关系,但是拉长时间段还是有一个比较明显负相关的关系的。债券虽然仓位很多,但也不一定是收益贡献的主要来源,也要看普通的市场情况,这几年运作下来看,股票债券,转债,定增、大宗那些收益增强的策略,基本上是各1/3的这样一个归因,就是说整个收益分布还是来源比较广泛、比较均匀的。

  对于资产的理解,我觉得每一类资产实际上可以通过量化,主观的选择,甚至包括风格上的一些选择,能够在同一类资产当中,做出风险收益特征相对来说有差异的一些策略。

  比如说股票,我们有成长风格,有价值风格,有大盘,有小盘,还有红利,低估值,景气度等等这些策略,像转债,实际上它的策略也很多,有债性的,有平衡型的,还有股性的一些策略,还有动量的策略,都可以参与这些策略来做。

  债券策略实际上也比较多,有票息策略、杠杆策略、久期策略、骑乘策略,还有资质下沉的策略。

  我们组合可能还有新股申购的策略,还可以通过定增大宗的方式来替换现有的股票的持仓,这类似于套利。

  就是说,通过不同的资产和不同的策略组合在一起,想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的呢?

  其实就是希望像餐厅做菜一样,客户告诉说他有一个什么样的预期收益,什么样的风险承受能力,持有期限是多少,有一个什么样的资金支出要求。

  我通过对策略和资产的理解,给他提供一个解决方案,希望持有期基金是中低风险的投资者来定制的一种解决方案。

  我也理解,今年市场波动非常大,一些投资者的情绪肯定不是特别好,但是实际上,我觉得这都是情绪上的一种波动,情绪上的波动很多时候我们是没法预判的。如果看基本面的情况,两会制定的经济增长目标是5.5%,因为两会从制定目标以来大概有十几年的时间,从历史上来看,政府的信誉是非常好的。

  除了2020年的时候,它的目标没有实现,因为2020年疫情,它不仅是国内的疫情,国外也是疫情。同时冲击之下,虽然没有达到预期,达到年初的增长目标,但实际上我们的增速在全球也还是比较好的,而且成功率先控制了疫情。

  如果排除掉那一次极端的情况来看,政府基本上都是能够达到这个目标的,我们觉得5.5%这个目标是可以实现的,至少应该在5%以上。

  如果要达到这个目标,如果没有疫情的失控的情况,按照目前的这样一个政策节奏,我们觉得能够达到5~5.5%这样一个目标。

  我们政策储备还是比较多的,可以出台的政策也是比较多的,对于就5.5%经济增长的目标能达成,我信心还是比较强的。

  这是经济增长方面,因为我们知道只要经济没有出现失速,它映射到企业的盈利上面,企业盈利就不会特别的差,很多企业的利润可能也是比较好的。

  如果看政策层面,实际上现在整个政策还是比较宽松的,我们按照整个货币政策保持一个稳健宽松的格局,可能很多人说为什么央行没有不停的去进行降准降息这样一个操作,如果跟历史上相比来看,现在已经很宽松了,我们资金利率长期维持在2.1%左右的水平,实际上从历史上来看都是一个低位,

  历史上,我记得除了疫情之前,应该就是2009年的时候,当时也是4万亿,为了刺激经济,才保持这么宽松的一个资金利率,我们知道很多时候我们的融资成本或者银行间市场利率都是在3%左右,现在这个利率是比较低的,央行结构性的货币政策用的也是比较多的,我们看到国常会说的这种再贷款政策,实际上说央行的政策也在出台。

  财政就更不用说了,财政政策整体是积极的,我们看到把很多的地方债都放到一季度来发行了,包括很多央企缴纳的利润,包括央行的利润,都拿出来用于支持经济的发展。整体这种政策我们觉得是非常积极的。

  那么具体到股票和债券这两类资产方面,如果拉长时间段来看,我觉得权益市场的性价比比债券要相对好一些。

  当然短期可能权益市场调整要多一点,因为情绪的原因,因为其他的一些因素的影响,权益市场短期我觉得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为什么说摆过头了呢?3月16日,我们知道金融委开过一次会,对资本市场关心的一些问题,包括房地产、中概股等这些都进行了一一回应,实际上整个是非常正面的。如果这样看的话,我觉得政策底可能逐渐的已经出现了,当然我们从历史复盘看,政策底不等于市场底,比如说2018年的时候,它是10月份召开了这个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第十次专题会议,缓解了市场悲观情绪,但实际上市场的上涨是2019年1-2月份,所以我觉得政策底已经看到了,市场底可能还需要一个探底的过程逐渐的出现,但是我觉得现在应该是逐步进入一个值得介入的机会当中。

  首先就是我们的企业的竞争力是在改进的,我们看到经过疫情之后,我们发现我们企业全球的竞争力实际上在提高了,因为我们出口的份额持续的提高。第二个就注册制之后,实际上整个上市公司的质量是在大大的提高。第三个就是居民的资产配置,中长期往权益市场去转移,这个大的趋势我觉得还是不会变,因为房住不炒、理财破净等等这些因素,这是对权益市场的看法。关于债券,我觉得短期可能是震荡,支撑的因素就是资金面比较宽松,然后同时疫情有一些扰动。

  但有什么问题?首先就是它的估值整体是比较贵的,因为收益率处在历史的一个低位,我认为应该处于一个底部区域,当然了它可能会有一些来回的震荡,

  因为历史上来看,它到了底部区域之后,也不能说它立即就进入一个大熊市。像2016年进入底部区域,可能震荡10来个月都是有可能的,这中间可能还有一些不断操作的机会,但毫无疑问它进入了一个底部的区域。其次,就是我们看到稳增长政策逐步是上行的

  ,因为债券的收益率它跟民营经济的增速是正相关的,因为我们预期经济增速逐步回升,所以这样的话,我觉得从一年的维度上来看,可能债券收益率未来也是有上行的一个压力的,所以我们在投资的过程当中,还是希望债券久期做的相对短一些。当然,我有核心仓位和卫星仓位,核心的债券仓位我们是以AAA的短久期的信用债作为底仓拿票息,同时卫星仓位就是一些利率债,通过不断的做波段交易的方式来增厚组合的收益。

  王成正在发行一只固收+基金,易方达悦鑫一年持有期混合基金(015125),产品特点如下:

  如果看募集说明书的线%,业绩比较基准是中债新综合指数收益率*80%+沪深300指数收益率*15%+中证港股通综合指数收益率*5%,合在一起,我们权益仓位的中枢是20%,沪深300指数15%,港股5%这样一个情况,它是一个偏债混合的基金,理论上,它的预期风险和收益水平都会低于股票型基金。

  它的风险会高于债券型和货币型基金,这是从这个募集说明书上看到的,但实际上,运作的过程当中,因为是一个绝对收益型的组合,我一开始不会很激进的把权益仓位做到20%,会采取一个小步快跑的方式,根据组合的安全垫和我对市场的判断,逐步的增加权益仓位,但债券因为它的票息是需要时间来累积的,我很快可能就满仓了。

  然后权益这一块,在没有安全垫的情况下,一般权益仓位不会超过5个点,希望组合不要出现特别大的一个回撤。等有了一定安全垫积累之后,可能逐步会加到5~10个点水平,等这个组合稳定下来,有了一定的收益水平之后,权益的中枢可能是10~15个点的一个中枢,除非我对市场特别看好,同时组合安全垫比较高的情况下,我可能做到20%的一个权益的中枢。

  一般情况下,按照我历史做的情况,基本上不会超过20这样一个水平,可能比如说市场比较好,它就涨到了20%多,20%多的仓位在一些情况下也是有可能出现的,因为从历史上来看,其实20%左右的一个权益仓位,如果权益市场结构选的也比较好,权益市场整体表现比较好,那么它的收益贡献其实也是很可观的。

  所以,我们在实际运作的过程当中,权益仓位应该比40%要低,可能大部分时间也会低于20%的一个基准。产品更符合稳健类投资者的风险偏好。

  我们复盘过内部的一些产品,也看过外部的一些产品。我们发现一个现象,基金可能净值涨很好,但是投资者因为频繁的申购和赎回,其实并没有赚太多的钱,很多时候投资者可能赚了10%,就走了。可能亏个5~10%也就赎回了,这样的话,其实他并没有分享到我们整个组合净值的一个完全的上涨。

  我们统计美国的数据也能够发现,其实可能大部分的涨幅都出现在10%的交易日当中,如果错过了10%,可能你的收益就非常的平庸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为了抓住了10%的收益,你可能一直要在场内才可以。

  我们希望由我们替代投资者去进行择时,因为我们有比较强大的资产配置的团队,有这么多年的资产配置的一个经验,我们希望减少投资者的择时来降低他的损耗,所以设置了一年持有期的这样的期限。这是一个初衷。

  因为像易方达丰华、易方达悦享,其实都是成熟运作的基金了,像易方达丰华转型以来已经大概有三年的时间了,易方达悦享也已经运作了一年半左右的时间了,实际上它运作的时间比较长,它是成熟期的一个产品的,因为有了一定安全垫,过往的累计的净值收益还可以,所以我在操作过程当中,实际上就相接近于正常化运作,就是权益仓位不会放的特别的低。

  市场下跌的时候可能适当降一些仓,但是我不会说把仓位降到极低的水平,比如说5%以下或者说,甚至没有权益仓位,一般来说我们不会做这么极端的一个操作。

  但是,对易方达悦鑫这个产品,因为它是新发的一个基金,那么运作模式还是不太一样的,就首先债券需要建仓,做一些这个操作,同时股票我也会相对的去做一些择时,股票的仓位一开始可能是一个偏低的仓位,可

  能是起步不到5个点,然后慢慢的根据它的安全垫和对市场的判断,逐步的增加权益仓位。开始的时候我运作不会太激进,运作过程当中也会注意回撤的控制。4、有一些什么样的原则来帮助控制风险前提之下,尽量提高收益?

  第一个,加强对市场的研判,增加判断对的概率,或者说资产配置的能力,这个也介绍了很多,我们有团队,有我们的经验作为证明。

  第二个,是采取小步快跑的一种方式,根据安全垫逐步加仓,不过于冒进,不过于激进,根据组合能够承受风险的范围调整仓位。

  第三个,是不过度追涨,选择比较好的赔率位置来介入,宁愿错过一些机会,也不希望做出一些在追涨之后出现亏钱的动作。

  本报告(或刊物、资讯,以下统称:报告)由东方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财富管理业务总部编撰、制作及发布本营业部的客户。本报告是基于本部门认为可靠的或目前已公开的资讯、信息进行摘录、汇编或撰写,本部门对报告所载内容始终力求但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信息来源主要有wind资讯、东方财富网、中财网、证券之星等各大财经网站,本报告不能保证所有信息的真实性和可靠,请投资者阅读时注意风险。在任何情况下,本报告所载信息、意见、推测或观点仅反映本部门于发布报告当日的判断,且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亦非作为或被视为出售或购买证券或其他投资标的的邀请或向人发出邀请。投资者应通过正规渠道获取产品服务,根据个人风险承受能力评估结果、个人投资目标、财务状况和需求来判断是否借鉴、参照报告所载信息、意见或观点,独立作出投资决策并自行承担相应风险。在任何情况下,本部门及其员工不对任何人因援引、使用本报告中的任何内容所引致的任何损失及后果负有任何责任。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本部门事先许可不得就本报告的全部或部分内容擅自引用、刊发或转载,亦不得将报告内容作为诉讼、仲裁、传媒所引用的证明或依据,不得用于赢利或其他未经允许的用途。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